可爱的离别

2007-06-20 19:26:28
Tags:



昨天晚上的那帮家伙好可爱啊~

最后的一个学生时代的离别~~~

大四的毕业生 在1点多的时候聚会完了 在寝室楼下唱起了嘹亮的歌声

“日落西山红霞飞,战士打靶归来把营归 米说拉米说 ~~”

居然后来还唱起了国歌

呵呵
再后来上到寝室时,又在骂校长

咔咔~~ 可爱的人们啊~~

想起离别 突然翻起了三毛的随感

重新新看看朋友这一篇 很精辟啊~~

“随缘而来”, “一刹知心的朋友,最贵在于短暂”,“心事随心”
“再见时,情感只是一种回忆中的承诺”

--谁与我逝兮,吾谁与从,渺渺茫茫,归彼大荒。



三毛文集随想

朋友

朋友是五伦之外的一种人际关系,一定要求朋友共生共死的心态,是因为人,
  没有界定清楚这一个名词的含意。朋友的好处,
  在于可以自由选择。
  有些,
  随缘而来,
  有的,
  化缘而来。
  更有趣的是,
  朋友来了还可以过,
  散了说不定永远不会再聚。如果不是如此,
  谁又敢交朋友呢?
  不要自以为朋友很多是福气。福气如果得自朋友,
  那么自己算什么?
  一刹知心的朋友,
  最贵在于短暂,
  拖长了,
  那份契合总有枝节。
  朋友还是必须分类的
  --例如图书,
  一架一架混不得。
  过分混杂,
  匆忙中去急着去找,
  往往找错类别。
  也是一种神秘的情,
  来去影、
  去无踪,
  友情再深厚,
  缘分尽了,
  就成陌路。
  对于认识的人
  --所谓朋友,
  实在不必过分谨严。
  心事随心,
  心不答应情不深,
  情不深,
  见面也很可能是一场好时光。朋友再亲密,
  分寸不可差失,
  自以为熟,
  结果反生隔离。
  朋友之义,
  难在义字千变万化。
  朋友绝对落时空,
  儿时玩伴一旦阔别,
  再见时,
  情感只是一种回忆中的承诺,见面除了话当年之外,再说什么就都难了。
  朋友无涉利害最是安全,一旦涉及利害,
  相辅相成的可能性极为微小,对克成仇的例子,
  比比皆是。
  朋友之间,
  相求小事,
  顺水人情,
  理当成全。
  过分要求,
  得寸进尺,
  是存心丧失朋友最快的捷径。雪中送炭,
  贵在真送炭,
  而不只是语言劝慰。
  炭不贵,
  给的人可真是不多。
  心意也是贵的,
  这一份情,
  最能意会。
  那是朋友急需的不是炭的时候。认朋友,
  急不来,
  急来的朋友急去得也快。筛朋友,
  慢不得,
  同流合污没有回头路。为朋友,
  两肋插刀之前,
  三思而后行。
  交朋友,
  贵在眼慈,
  横看成岭侧成峰,
  --总是个好家伙。小疵人人有,
  这个有,
  那个还不是也有,
  自己难道没有?
  即使结盟好友,
  时常动用,
  总也不该。
  偶尔为之,
  除非不得已。
  与任何人结盟,

  都是累的,
  这个结,
  不如不去打。
  意气之交,
  虽是真诚,
  总也失之太急。
  友情不可费力经营,
  这一来,
  就成生意。
  生意风险艰辛大,
  又何必用到朋友这等小事上去?关心朋友不可过分,
  那是母亲的专职。
  不要做“朋友的母亲”,弄混了界限。
  批评朋友,
  除非识人知性,
  不然,
  不如不说。
  强占友谊,
  最是不聪明。
  雪泥鸿爪,
  碰着当成一场欢喜。
  一旦失去朋友,
  最豁达的想法莫如
  --本来谁也不是谁的。呼朋引伴,
  要看自己本钱。
  招蜂引蝶,
  甜蜜必然不够用。
  重承诺,
  重在衡量自己能力。
  拒说情,
  拒在眼底公平。
  讲义气,
  讲在不求一丝回报。
  说风情,
  说时最好保留三分。
  知交零落实是人生常态,能够偶尔话起,
  而心中仍然温柔,
  就是好朋友。
  两性朋友关系一旦转化爱情,最是两全其美。
  两性之间,
  一生纯净友谊,
  绝对可能。
  只怕变质消失的原因,不在双方本人,
  而在双方配偶难以明白。交朋友,
  不可能没有条件。
  没有条件的朋友,
  不叫朋友,
  那叫手足了。
  情深如海对朋友--不难。不难,
  在于没有共同穿衣、
  吃饭、
  数钱和睡觉。
  跟自己做朋友最是可靠,死缠烂打总是自己人。沧海一粟敢与天地去认朋友,才是
  --谁与我逝兮,
  吾谁与从,
  渺渺茫茫,
  归彼大荒。

0 Responses to “可爱的离别

发表评论


Loading
归档
订阅RSS